杜聰明
江文也
施乾
汪天生
黃東茂
馬偕博士
鄭水龍
雷俊臣
洪烏靖
洪開源
洪以南
周炳銘
李貽和
李奎壁
李贊生
李文珪
鄭水梯
陳邦超
施坤山
許 丙
盧阿山
陳敬輝
莊武男
李永沱
張鑽傳
黃炎生
楊根旺
楊峻德
黃謙光
曾石岳
陳樹木
謝德錫
杜家齊
陳根旺
麥春福
涂阿玉
陳金獅
戴寶村
 
陳金獅
台灣高爾夫之父陳金獅

「沒有陳金獅,就沒有台灣高爾夫球場」、「沒有陳金獅,就沒有日後許許多多揚名國際的台灣高爾夫名將」。這一位終其一生皆奉獻給台灣高爾夫俱樂部的「獅仔伯」,由於他一直本著不求回報的無私教導,促使台灣高爾夫出現了涂阿玉、呂良煥、謝敏男、陳志忠等名揚國際的高爾夫好手。

陳金獅出生於1911年,淡水鎮大莊人。陳金獅小時候的台灣處於日治時期(1895~1945年),陳家世代以務農維生,在陳金獅8歲時(1919年)淡水出現了台灣第一座高爾夫球場,但是那時的淡水球場是日本軍官、與台灣名門望族的休閒交誼場所,住在球場附近的淡水老百姓僅能遠遠的望著球場內有人打著球,那時的小孩子放學後都要幫著家人到田裡忙或整理漁具,得知到球場當球僮能賺到錢且是個很好差事,因此陳金獅13歲高校畢業後,即至只有九個洞淡水球場揹球桿賺錢貼補家用。

假日來球場打球的客人多,但是平日客人很少,淡水球場有30個球僮,平日沒客人無事時球僮們便拿著合力製作的一支球桿,削竹竿當桿身、砍相思木塊做球頭、再以鐵絲捆綁而成,三、五人打著土芭樂當球,學著日本人的動作玩高爾夫。在那個5分錢可以買三個燒餅時代,一顆舊高爾夫球要價1元,而桿弟費一趟揹下來賺15分(甲)~8分(丙級)。

1926年淡水球場首度從球僮中挑出陳清水、陳火順、陳金獅正式學高爾夫,第二年陳清水受到東京高爾夫俱樂部的野村駿吉賞識,遠赴日本受教於日本球師淺見若藏,研修七個月後返回淡水,成為台灣第一個球師(高爾夫選手),他並把日本所學來的高爾夫各種球技教授給陳金獅等人,1930年隨著淡水球場加入日本高爾夫協會,陳清水再度遠赴日本並正式成為日本高爾夫協會會員(職業高爾夫球員),日後陳清水便留住在日本到國內外打各大高爾夫比賽。

而人在淡水球場的陳金獅在21歲時升為正式職員,22歲首次赴日深造三個月,那三個月他與陳清水學球,讓他對高爾夫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因而下定決心朝職業球員發展,花一比錢在日本買了一套球桿,回國後他立刻轉為職業球員,第二年又再去日本打了幾場比賽。陳金獅在25歲時擔任桿弟管理組長,在淡水球場教導日本人打球,同時也赴日本比賽。

1938年太平洋戰爭爆發,隨即引發第二次世界大戰,淡水球場在大戰期間淪為軍事要塞。陳金獅因而遠赴上海管理江灣高爾夫俱樂部長達四年,在上海管理球場的這段時間,他飽覽各類高爾夫相關書藉,幫他打下了深厚的學理基礎。1945年日本投降、大戰結束,日軍撤出台灣管制權,在上海、廈門等地的球場球師先後歸台,看到淡水球場前九洞部份仍存,陳金獅於是協同淡水的郭金順、台中的陳火順、花蓮的林萬福(林益三)於1946年共同向淡水鎮公所申請接辦整修,復建球場需要龐大的經費,最後由政府、軍方、商界、望族合力出面籌措經費,修復工程才得以進行,郭金順不久後因病過世,林益三也從事他業,陳火順則忙於舊台北陸軍機場的台北九洞球場籌建,因此修整淡水球場的復建工程就都落在陳金獅身上。九個月後淡水球場恢復9洞原貌,但是1949年國民政府遷台,球場再次被劃為軍事防衛區,修整的工程被迫停歇。直到1952年「美軍援華顧問團」接管淡水球場動用大型機具才恢復18洞面貌。

陳金獅的前半生從桿弟、員工、教球、到成為球員、比賽、再到修復球場,他的生活幾乎與淡水球場息息相關,因此他對淡水球場有份很深厚情感,縱然在美軍接管球場之後,陳金獅的後半生所投入的工作還是和台灣高爾夫息息相關。他不但親自參與台灣許多家早期高爾夫球場的設計和建造,新淡水球場、大屯球場、松柏嶺球場、花蓮球場、礁溪球場和林口球場都是出自陳金獅之手,對台灣高爾夫運動發展有著極大的貢獻。而他所教過的學生更是遍及淡水及全台灣,幾乎只要是從台灣高爾夫俱樂部出身的球員,無一不受他的影響,他是台灣高壇的開山始袓,師徒一代傳一代,影響意義深遠,也因此被台灣高壇尊稱為「台灣高爾夫之父」。

他的學生之中最有名的就屬在日本女子高壇掀起「台灣旋風」的涂阿玉。涂阿玉不但是陳金獅的學生更是他的六媳(先生是陳碧宗),涂阿玉自1982年起連續十幾年橫掃整個日本女子高壇,師徒仿藝的故事,讓日本報紙、雜誌多次飛來台灣訪問金獅伯,陳金獅的事蹟也被新生文藝連載,甚至也有日本球迷飛來淡水球場討教。

台灣高爾夫俱樂部淡水球場早年一直是台灣培植高爾夫選手之搖籃,陳金獅一生在淡水球場當球師作育英才無數, 他的學生包括了淡水球場出來的謝永郁、陳清波、呂良煥、謝敏男、郭吉雄、吳明月、黃玥琴、戴玉霞等名將,就連高雄球場創辦人陳啟川和淡水業餘高手張東燦都是他的學生,那時台灣各個球場若有好國手都會被送到淡水球場接受陳金獅的指導,涂阿玉、陳志明、陳志忠都曾接受過陳金獅的指導。他的幾個兒子--健義、健忠、健振、健吉、碧安、碧宗也繼承其父親的精神,致力推展台灣高球教學衣缽。甚至他的侄子陳良溪至今也在淡水球場教球,盧曉晴、謝瑀玲就是陳良溪所教出來的高爾夫女子好手。

聲名遠播的陳金獅除了教球博得肯定外,做人更是受到後生晚輩的極力推崇,他教給學生的不只是打球的技術,更重要的是謙虛有禮、寬容大量的待人精神,他常教導學生成名後要像稻穗一樣,名氣越大,腰桿子、頭就要越低,陳金獅本人更是以身作則、謙沖為懷,因此即使他己於1992年7月31日與世長辭(享年82歲)。至今仍受到社會各界人士的無盡追思悼念,雖然陳金獅己走進歷史,但是他的貢獻與一生執著不悔的毅力,將如同芬芳清流般永垂人世。
 
 
生命輪祀 文化新獻
地址:台灣台北淡水三芝
電話:facebook.com/918org/?tn-str=k*F 傳真:02-26299829 E-Mail:a0919083124@yahoo.com.tw
八庄大道公文史工作會製作 
歡迎各界大德蒞臨淡水三芝九庄輪祀保生大帝 
網頁設計|網路開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