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源國小師生全體動員
保安宮獲文化資產獎
八庄大道公信仰傳承
看見淡水紀實攝影
八庄淡水的歷史傳承
五舍黃東茂
畢業旅行到金門
文武尊王的信仰系統
再唱一段思想起
燕樓宗廟
燕樓宗廟一
燕樓宗廟二
楊三郎淡水故居
淡水河流域研討會
乙酉丙戌北新庄大會師
艋舺龍山寺簡介
行天宮宗教志業宗旨
北港朝天宮笨港歷史
北港朝天宮建廟沿革
北投【迎媽祖】
同安人祖公會
正月廿二嗄嘮別迎媽祖
正月11日北投街迎媽祖
上白礁祭典
打造廟會新文化
保生大帝遶境 過火儀式
2006 保生文化祭
保生大帝養生茶
影像與文獻紀錄淡水風華
台灣北部的村落生活
殺豬拜偶像的滬尾人
雲遊四方
九年神豬北新庄再現
兩百年來首創
2005年賽豬公祭典
八庄大道公在中泰國小
八庄大道公祭典的課程
祭保生大帝 迎金面媽祖
2008土地公埔logo
三芝士紳黃見龍
2008土地公埔創意祭品
二00八社區logo徵選
關渡二媽
關渡玉女宮
杜聰明獎的意義與期待
永樂宮壁畫特色
宋元明三個時期的卷軸畫
大龍峒保安宮匠師簡介
2008土地公埔祭典
20080316 政大來訪
20090322美山慈惠堂來訪
20070826沙鹿慶安宮來訪
20070826沙鹿慶安宮來訪
20050215龍聖宮來訪1
20050215龍聖宮來訪2
《道德經》讀後心得
學習道教最大的收獲?
《如何面對人生的考識》
清靜經讀後心得
保生大帝吳真人傳說研究
【門神彩繪】
【淺談門神】
大甲五十三庄保生大帝
八庄大道公文化祭 鴕鳥當供品
大道公祭典宴席搞KUSO 鴨子扮老翁
淡水輪祀大道公 學童傳唱歌謠
 
北港朝天宮笨港歷史
笨港與倫敦相似,係由笨港溪南北兩岸同時發展出來之城市,對外通稱笨港,本身卻再分成南北二港。至乾隆十五年笨港溪稍向南移,乾隆五十二年林爽文之役,笨港北街為爽文部攻入劫掠,縱火,幾成片土,居民移居舊河道新生地;嘉慶二年,颱颶來襲,山洪暴發,笨港溪氾濫,河道南移,衝入南街前後街之間
,後街大部份併人北街,合稱笨港北街,前街屋宇被毀甚多,居民逐漸外移,形成北街繁盛,南街衰退之情形,至今猶然。

笨港十七世紀荷人所繪地圖,均稱Ponkan。當時,附近有Voborlangh等社土人,時常出沒其地。所謂Ponkan當屬土語,而閩粵移民呼為笨港,則為音譯也。天啟元年(一六三一),顏思齊入墾笨北港,立十寨,其地分佈在今北港鎮及緊鄰之水林鄉一帶,天啟四年(一六二四),鄭芝龍附之,後顏思齊病逝,鄭芝龍代領其眾。崇禎元年(一六二八)芝龍受招撫,開始為明朝防守海疆,其弟鴻逵、芝豹等人,亦轉為明朝鎮將。不數年,熊文燦撫閩,值大早,民饑,上下無策。文燦向芝龍謀之。芝龍曰:「公第聽某所為?」文燦曰:「諾」。乃招飢民數萬人,人給銀三兩,三人給牛一頭,用海舶載至台灣,令其開墾荒土為田,闢建莊屋。其涵蓋區域為今台南縣鹽水港以北,至雲林縣北港、虎尾一帶,諸羅縣志稱為「外九莊」,而以笨港為門戶。此為笨港開發之始。且以當地屬初闢,田惟上上,秋成所穫,倍於中土。其人以衣食之餘,納租鄭氏。

繼顏、鄭入台後,荷蘭人亦於天啟四年(一六二四)侵入台灣,唯僅局限於安平一帶,至崇禎四年(一六三一),荷人亦逐漸招徠中國人至安平墾拓,一面與福建貿易。當時鄭芝龍已任水師總兵,海舶進出閩海,俱由彼控制,有關中、荷貿易,出鄭芝龍派一代表顏輝亞駐台辦理,荷人不得自行前往福建貿易。崇禎七年(一六三四),荷人以屢次闖關不成,遂轉而經營台灣。首平新港(原住安平後移新市鄉)、麻豆(麻豆鎮)、蕭壟(佳里鎮)、目加溜灣(安定鄉、善化鎮)等四社番,並訓練此四社土著以協助攻打其他部落。崇禎十七年(一六四四),荷人大舉進攻華武壟社,舟師即從笨港進出,此後並在此地派兵三人駐守荷人勢力至此始達笨港。此後荷人並將捕漁權放租給笨港附近漢人。今水林鄉附近(古笨港區內)尚有一口古井,相傳就是當年荷蘭人所開鑿,所以稱之為「紅毛井」;附近道路也叫「紅毛路」。

永曆十五年(順治十八年,一六六一),台灣歷經漢、荷人三十八年開發,土番皆聽約束,並住有漢人數千戶,十萬人,誠為生聚教訓之好基地。鄭成功乃於二月傾師取赤崁,圍荷人於安平王城,分兵屯墾各地。十二月,荷酋揆一降,台灣正式入明版圖。成功乃以王城為安平鎮,赤嵌為承天府,設天興、萬年二縣,總號東都。時清廷為防沿海居民接濟復明軍,下遷界令,自遼東下至廣東,沿海三十里內村莊田宅悉皆焚棄,百姓失業流離,死亡者不可數計。成功乃馳令各處,收沿海之殘民,移至臺灣從事耕種。臺灣之漢人數目因而劇增。

次年,成功薨逝,鄭經嗣封後,諮議參軍陳永華備受倚重,永華親歷南北兩路各社,勸諸鎮開墾,栽種五穀,蓄積糧糗;插蔗煮糖,廣備興販,又設立圍柵以馴野牛;嚴禁賭博,教匠取土燒瓦,往內山伐木斬竹,起蓋房舍,與民休息。以煎鹽苦澀難堪,就瀨口地方,修築坵埕,潑海水為滷,曝晒作鹽,下資民食,上裕國課,臺灣社會,因而日益繁榮安定。臺灣社會因而日益繁榮安定,笨港地區亦加速開發,鄭氏王族也在笨港設館收租;相傳今北港南陽國小對面之「鎮安宮」,舊稱七王爺廟就是當年所設繳納租稅的地方。

永曆二十八年(康熙十三年,一六七四)三月,耿精忠起共抗清,力挽鄭經西征。鄭經遂率師入閩、粵。然三藩各挾私心,勢不相容,繼而互相攻伐,終被清軍各個擊破。鄭經亦於永曆三十四年(康熙十九年,一六八0)率殘部退返台澎。鄭經此次西征,前後耗時六年,結果師老無功,將士叛亡泰半,對台灣社會無異一大損傷。次年元月,鄭經薨逝,監國克 被馮錫范絞殺,立其婿克塽嗣位,台灣民心大亂。清廷卻利用此時機,命施琅率明鄭降將朱天貴人船攻打澎湖,逼降鄭克塽。

鄭克塽降清後,明皇裔、鄭氏宗黨、文、武官員暨兵丁四萬餘人被遣回內地,彼等所墾之田,遂被施琅等征台將帥霸收大租。除了大租之外,莊民亦需繳納政府田賦,服力役等。而征台將領招徠之移民所受待遇較佳,甚且可不辦田課,不服力役,縣官亦無從約束。其時,笨港因人口眾多,地位重要,清廷調撥台灣水師把總一員,共一百名在北岸駐守。當時全台配備水師兵共九一0名,其中澎湖佔五五0名,台灣本島僅三六O名,笨港所佔名額為全島名額百分之二十七,其重要性可知。康熙三十三年(一六九四)臨濟宗三十四世僧樹璧奉媽祖神像入居笨港:三十九年建廟(即今北港朝天宮),為笨港地區最早建立之媽祖廟宇。

笨港之發達,不僅在墾務之進展,為台灣中南部貨物吞吐口之商港功能,更為其主要原因之一。諸羅縣志謂:「笨港:商船輳集,載五穀貨物」。據康熙六十一年巡台御史黃叔璥所撰台海使槎錄,赤嵌筆談所載,當時近海港口,哨船可入者,只鹿耳門及南路之打狗港,北路之蚊港、笨港、淡水港、小雞籠、八尺門等處。如笨港比鄰之猴樹港、海豐港、二林港、三林港、鹿子港……則僅可通杉板船而已。又謂當時台米販運內地,北路米由笨港販運,南路米由打狗港販運,而笨港並有小港可通鹿耳門內,即名馬沙溝是也。由此可知笨港地理形勢之佳,無怪漢人自始即以之為開台根據地。

康熙五十年代,當時之外九庄,經已建立土獅仔、猴樹港、井水港等街;大奎壁庄絆已建立鹽水港街,但是商賈之輳集及市面之繁榮,亦皆不及笨港街。笨港得迅速發展,肇因於當地郊行林立,郊行最大者,為經營笨港、泉州間貿易之泉州郊;經營笨港、廈門間貿易之廈門郊、經營笨港、龍溪間貿易之龍江郊,此外尚有糖郊、米郊、嵌郊、市郊及甚多之船行、油車,列肆之盛,不難想像。故諸羅縣志笨港項下謂:「臺屬近海市鎮,此為最大」。至康熙五十五年,該地居民即已合建一座公館,除供應往來旅客投宿外,並在無事之時,會集子弟,宣講聖訓,或申明條約,以維地方安寧。同書地圖於北街繪有水師營汎及屋宇兩間,南街則繪屋宇六間。同書又謂:當時「由郡治北至雞籠,要投宿之店,唯茅港尾,笨港新設二公館,行人借宿庄社,有露處者,文武衙門差遣往來,悉主於保長通事塘汛,入門則酒食相餉;開臺以來,相沿為例,不必需索也。保長通郵之供億既煩,自不得不有所科歛,塘汛目兵,餉纔糊口,于是有開賭放頭,攫金以供使客者。「公館之設,雖可革除此弊,然因往來頻繁,難無奸宄跳樑,故仍設水師千總一員,步戰守兵五十五名,戰船一隻,分防笨港及猴樹港二汛,並於南街增設巡檢,以資鎮壓。雍正元年,新設彰化、淡水二縣廳。九年各縣廳再增設縣丞一員,諸羅縣馮盡善,始將縣丞署設於笨港,而將巡檢,移設於淡水港,以稽查地方及出入船隻。其編制如下:

縣丞一員:薪銀四十兩。

門子一名:工食銀員六兩,潤年加銀五錢,年勻給銀二錢,實給銀二十四兩八錢。

皂隸四名:每名工食銀六兩,共銀二十四兩。年加銀二錢,年勻給銀八錢,實給銀二十四兩八錢。

馬夫一名:工食銀六兩,潤年加銀五錢,年勻給銀二錢,實給六兩二錢。

民壯八名:每名工食銀六兩,共四十八兩,潤年加銀四兩,年勻給一兩八錢,實給四十九兩六錢。

首任縣丞胡光祖,山西平陽府洪洞縣人,初將分縣衙署置於磚仔窯。其地約在今本鎮東方西勢窯一帶。至雍正十二年,以文、武衙門皆在北港,難免有稽查不週之處,遂將縣丞署移建於板頭厝,俾文武兩署,南北呼應,直至光緒十四年,廢縣丞始止。

雍正至乾隆中葉,為笨港地區發展最速時期,笨港街肆隨著人口大量增加而不斷擴展,乾隆六年(一七四一)諸羅縣行政區劃漢人居住區原僅為四里、七保、十七莊,至乾隆二十九年(一七八四)增闢三十九保、一莊,共計四里、四十六保、十八莊。笨港街則以人口眾多,被劃分為南、北二保,北街屬大慷榔東保,南街屬打貓西保,對外仍合稱笨港街。乾隆十五年(一七五0)山洪暴發,笨港溪由船頭埔南移,至今北港溪仔底(博愛路)一帶,然幸未對笨港街有所損害。如余文儀乾隆二十九年重修台灣府志,即云:

『笨港街,距縣三十里,南屬打貓保,北屬大慷榔保。港分南北,中隔一溪,曰南街,曰北街,舟車輻輳,百貨駢闐,俗稱小台灣。』

當時所繪台灣地圖,笨港南街更分前街、後街,加上北街,其繁榮景況,除台灣府城外,沿海城市無出其右者,故清廷於北街駐千總一員,增兵至一百二十三名以維治安。南街則為縣丞署、縣倉、陸師汛所在。貿易繁興,固帶來地方之繁華,而各種貿易上之問題,如商品價格之訂定、度量衡之標準、公共秩序之維護等,皆需解決。笨港三郊乃合資於乾隆四年(一七三九)創建水仙宮以為公所,處理闔港有關商業問題,兼祀水仙尊王。同時,汀州府客籍商民亦從故鄉迎來一尊汀州媽於南街建祠崇祀。(按光緒三十一年笨港地區大地震,廟宇傾圯,遺址在今南港堤防邊,廟內文物散逸無存。)陸師駐笨南港防湘兵則合建關聖帝君廟。(稱協天宮,後汎兵撤,無人照料。道光二十八年三郊於水仙宮建後殿合祀之。)乾隆三十年(一七六五)北港街陳姓居民成立陳姓王會,合祀開漳聖王陳元光。同年,北港蔡姓居民成立順正大王公會,合祀蔡姓祖先蔡志、蔡澤等人。乾隆四十二年(一七七七),北港王姓居民成立開閩王會,合祀開閩王王潮、王審邦、王審知兄弟三人。

乾隆四十七年九月,彰化縣番仔溝地方漳、泉兩郡百姓口角搆釁,繼而械鬥。快官莊泉人並將漳籍把總林審攔入莊內殺害,笨港以海道要衝,居民亦受感染。十月,北港街民洪鐘糾眾搶南港,南港居民亦起而抗之,十一月,清福建水師提督漳人黃仕簡率兵搜捕要犯,將起意焚搶殺命之要犯羅裕、洪鐘等十八名正法示眾,旋又捕獲南、北港首夥八十五名。十二月,復於北港、東莊、土庫、麥子寮等處捕獲首夥吳妹等一百零五名,與焚搶殺命要犯楊賽等二十四人一併斬梟示眾。其時南港漳人勢弱,多走避,黃仕簡乃出面,招回南港漳人修築房屋,仍前交易,共敦和好。

乾隆五十一年底(一七八六),林爽文抗清事件發生,笨南港板頭厝附近七莊居民起而響應,先擬焚燬笨港遊擊營盤,事泄,未成。次年五月,賊氛愈熾,閩督李侍堯撥繪船,安放砲位,令營員帶同水師鎗兵分駐鹿耳門、鹿仔港等處。官兵既撤,北街紳民見爽文軍非節制之師,不足以號召群雄致力復興大業,遂結壘自固。五月三十日,賊設伏陷壘,北街義勇遇害者百零八人。既而逆軍挾北街居民未己附及漳、泉畛域之見,乃縱兵劫掠,北港幾成片土。

爽文軍以笨港要區,於南港、板頭厝一帶搭蓋草寮兩百餘間為巢,一面騷擾沿海一帶,一面進圍諸羅。

九月,清軍大舉入援,九月六日普吉保領官兵由大突溪前往笨港,十五日劄營元長莊。是夜四鼓,普吉保共分三路,衝擊賊巢。賊眾蜂擁迎敵,雙方鎗砲並施。賊首楊意、蘇媽、張周等數百名被擒殺,擄獲砲二門、器械三十餘件,米穀、薯乾百餘石,焚燒板頭厝等莊七處。

次日,復有賊匪數百人由崙仔頂(今民雄)一路來攻官軍,經署同知黃嘉訓督率鄉勇,會同遊擊夏承熙帶領官兵奮勇堵禦,殺賊十餘人,並將崙仔頂莊燒燬,賊眾退散,笨港於焉收復。

林爽文事件平定後,北街居民為便於貿易,遂往南遷移至乾隆十五年笨港溪河道南移所產生之新生地建立街肆,並建義民廟以合祀死事烈士。乾隆五十六年(一七九一)南街居民合建南壇(以後改稱水月庵,崇奉觀音佛祖)嘉慶二年(一八0二),台灣遭遇前所末見之颱颶,各地災情慘重,笨溪泛濫,積水三日始退。水退後溪流南移數十公尺,介於笨港南街之前、後街之間,南街之後街遂併入北街,北街原已建有街肆,今再併入南街之後街,其繁榮乃超越此後之南港。此次溪水泛濫,沖毀之廟宇、民宅頗多,如水仙宮即全毀,協天宮在新河道邊,汲汲可危。是時,福建省撫台費淳除撥解司庫銀二十萬兩接濟外,並應運內地兵穀三萬四千餘石截留,以備賑糶。嘉慶五年(一八00)後事宜就緒,笨北港街蔡秀乃捐款倡建北壇,以供暫厝亡者靈襯之待運或待認領者。(咸豐年間改建,稱碧水寺,中奉觀音神祖,東廂奉大眾爺,西廂奉福德正神。)朝天宮東南方數十公尺處,則形成一堀,有人溺斃,居民王福基乃豎一石碑示警。嘉慶八年(一八O三)更於其地建立彌陀寺。其旁則為養濟院,以收容孤苦殘疾者。

因笨港南部份街肆已遭沖毀,原從事糖、米生產者逐漸遷往東方約五公里之麻園寮暫居,至嘉慶九年新建街肆,稱「新南港街」。並成為米、糖供應中心之一。仍留居南港者,則為前街從事笨港、龍溪間貿易之龍江郊、糖郊及船行。是年(一八0四)新南港第一座廟宇大興宮在泉州同安籍民領導下創建,崇奉保生大帝。嘉慶十六年第二座廟宇肇慶堂按著創建,供奉福德正神。嘉慶十九年(一八一四)笨南、北港三郊重建水仙宮於原廟南方數十公尺處,嘉慶二十三年(一八一八)新南港街民新建媽祖廟奉天宮。

道光十二年(一八三二)嘉義店仔口莊人張丙豎旗舉事。打貓西堡崙仔莊人陳辨起而響應。分大小四十二股,每股百餘人或數百人,又令各莊居民出銀、領旗自保,否則臨之以兵,各村莊弱小者,不得已附之。旬日間,眾至三萬,而南北各莊遂有見其勢盛,起而應之者。

十月十二日,陳辨率家攻笨北港。笨北港居民協助笨港縣丞文暄、千總蔡凌標全力抵禦,陳辨等見未能克,退而紮崙仔莊、灣仔內一帶。

張丙初起,頗能自制,不侵鄉里,領其旗者即可自保,逍勢力日大,紀律日弛,爰至責索無厭,稍有不應,則縱部大掠。而陳辨係漳籍移民,對居於笑南港之泉人百般需索。泉人不堪負荷者,率避居笨北港。

時王得祿自內地募義勇五百人,返嘉,於樸仔腳拏獲張紅頭等賊。十月二十八日,王得祿堂弟王得蟠圍詹通於灣內莊,台灣鎮總兵劉廷斌復出兵助之,斬丙眾百餘人,焚其寮,燬其車八輛。笨北港圍始解。十二月,張丙、陳辨、詹通等先後被獲,其事始平。

張丙事件平定後,笨港居民深覺教育之重要,貢生蔡慶宗乃於道光十九年(一八三九)於北港創建文昌祠,前殿奉祀文昌帝君,後殿祀朱熹(晦翁)及其四高足:黃幹(勉齋)、蔡沈(九峰)、陳淳(北溪)、真德秀(西山),並於其內成立聚奎社,朝夕會文講學,致力文化傳承。

道光以後,笨港溪仍不斷侵蝕南岸,溪沙漲滿,位於溪邊之關聖帝君廟以陸師汛兵移駐他處,乏人照料,長久經風雨剝蝕,蟲蟻損傷,基地日危,觀者側然。北港泉州郊金合順、廈門郊金正順因聯合南港龍江郊金晉順及闔笨街民,於道光二十八年(一八四八)於水仙宮後增闢一殿以奉祀關帝。道光三十年(一八五0)廟成。由此資料,可見當時笨港區仍為一大都會,當時台灣主要都會台灣府、鹽水港、嘉義城、樸樹街(朴子)眾及鹿港海防同知、嘉義縣令等,皆踴躍捐輸。

捐款人就笨港本地而言,笨北港之泉州郊金合順、廈門郊金正順共捐銀二千四百九十元,笨南港之龍江郊金晉順捐銀八百三十元,笨北港恰為笑南港之三倍。就個人捐款而言,新南港一八人、舊南港一一人,笨北港街七二人,笨北港多於舊南港約七倍,亦多於新南港約三倍。金額,新南港二0五元,舊南港六六元,笨北港街五三六元,笨北港街捐款為舊南港八倍以上,亦超出新南港二倍以上。

(一)個人之捐款:人數笨北港街多於新、舊南港,可見個人之財富笨北港勝於新、舊南港。

(二)店鋪之捐款,店數笨北港多於舊南港七倍,亦多於新南港四倍以上。平均金額,郊為集體捐款及油車行為小工業不計外,笨北港之金額,亦比新、舊南港超出甚多。至民國以後,水仙宮歷次重修,仍由北港街人士捐獻領導重建。如民國三十六年水仙宮殘破不堪,即由時任北港朝天宮管理委員之王吟貴、許壬子、蔡裕斛、阮火權、蔡連德、林岸與南港人許平領導重建。

咸豐十一年(一八六一)冬,彰化縣揀東堡四張犁莊障人戴潮春(萬生)結天地會作亂,同治元年(一八六三)春三月十七日,淡水同知秋曰覲率師討賊,兵敗於東大墩,死亡。戴潮春政彰化,二十日,城陷,各官被拘。潮春自稱大元帥,戴彩龍為二路元帥,鄭玉麟為大將軍。泉人被掠者頗眾,漳泉遂分氣類,城中泉人逃避一空。

四月,新南港漳人嚴辦(亦作辨),亦引大股賊應之,菁埔莊何錢鼠、何萬基亦據地以為聲援。戴遂命圍政嘉邑,另股撲笨北港。港人議戰、議避,莫衷一是,相率禱於本宮天后。上戰吉,讓遂定,乃培土為壘,引溪水入乾隆十五年以前舊河道為濠。賊大聚至。居民迎天后神旂出禦,賊不戰,退。自是屢來窺伺。既不得逞,遂破新街,焚掠居民。笨北港人集義勇出救,出被難男婦甚多,兼擒賊二人。唯賊勢眾;新街未能即復。

七月,台澎掛印總兵林向榮得廈門援兵,店仔口賊吳牆、柳仔林黃豬羔等大股相率降官(黃豬羔後復),屯香把總段得壽亦帶屯番二百名,與嚴辦、陳弄連戰數日,斬獲頗多。時笨北港居民與官兵分道合擊新街逆賊,人敗賊黨,狂追十餘里,遂復新街,并隨官軍往復嘉邑,嘉邑紳士王朝輔、陳熙年亦開門率兵勇出擊,殺退群賊,嘉邑圍解。

九月,嚴辦,陳弄率部政土庫,陳澄清詐降:乘夜,攻敗之。十月,嚴辦率眾轉政鹽水港,未能下。十一月,嚴辦竄踞馬稠後等莊,再圍嘉邑。

同治二年(一八六三)二月,嚴辦糾集十餘股首,各帶匪黨,退踞新南港、大崙,擬再攻笨北港。三、四兩月,湯參戎督帶勇丁,會攻新南港賊巢,斃匪甚多。五月,清廷罷水師提督吳鴻源,以曾元福代之。六月,駐笨北港游擊吳邦機鼓舞各處莊民助官殺賊,並約南、北港義勇分為兩路與賊大戰,自午至酉,連獲勝仗。初十日,兵勇義民進攻新南港,自辰至申,人獲勝仗。新街蔡姓義勇旁衝而出,截賊去路,賊匪死戰逃入莊內。十二日,各軍又分路往攻,至酉刻始收隊。自是嚴辦不敢復出。

十月,新南港街民林有枝、林味父子,詣轅,願殺賊自效。吳邦機允之,命率鄉民為前鋒,遂逐嚴辦,擒張三顯,嚴辦竄正音莊。寇平,林有枝因功授五品頂戴,藍翎、林味授六品頂戴,其餘次第升賞。

十一月,嘉義、斗六一帶賊匪肅清,笨北港義勇陣亡者,計有:蔡水、蔡升、蔡棕、洪挫、邵文、許憨、鄭蔭、許賦、楊明首、吳厚、蔡才、王良、許會貴、蘇貞、許際好、蔡烏西、陳秋、許王印、向嗡、邵習、周撓、劉運、王赤、蔡崩、許軍、蔡錢、王友明、蔡然棕、洪厚、蔡彫、洪太、楊埔、蔡念、王得成、許際提、許會塔等三十六人。笨北港揚清局紳商總董為合立神位,祀義民祠中。

咸豐八年(一八五人),台灣正式開港,外商挾鉅資入台,購運茶、糖、樟腦,販售鴉片,台灣銀兩大量外流,.致台灣社會經濟日漸衰退,而外夷復多次入侵,笨北港以海岸襪不斷西移,距海已遠,得倖免兵燹,故至光緒年間,闤闠依然甚盛而街名則簡稱北港矣。光緒二十年(一八九四),倪贊元雲林縣采訪冊描述北港街云:

北港街,即笨港,因在港之北,故名北港。東西南北共分八街、姻戶七十餘家。郊行林立,廛市毘連。金、廈、南澳、安邊;澎湖商船,常出內地載運布疋、洋油、雜貨、花金等項,來港銷售;轉販米石、芝麻、青糖、白豆出口。又有竹筏為洋商載運樟腦前赴安平,轉載輪船運往香港等處。百物駢集,六時成市、貿易之盛,為雲邑冠,俗人呼為小台灣。

光緒二十一年,日本佔領台灣,街內尚分為八街,二窯,八街即蜊仔街、中秋街、橫街(打鐵街)四大街之外,並加入暗街、褒仔新街、新興街、賜福街等新興街道。二窯則為:西勢窯、東勢窯。

以上八街中,今只有宮口街經拓寬而成中山路,橫街、打鐵街拓寬成民主路外,餘仍保留原狀,只是舖裝成水泥小巷道,新舊屋宇參雜毗連而已。光緒年代之北港街主要道路由朝天宮向四方略成十字形放射,而以琍仔街、宮口街為最主要街徽。宮口街兩側商店林立,可說是北港街商務最繁榮的鬧區。其南段有竹器具商,米粉間,因兩種加工業皆需利用曠地,故接近北港溪岸也。

竹材是從北港溪上游運來的:由於接近原料上岸之處,可節省運輸上之麻煩,並有堆置之廣場;又米粉之製造,需有寬闊地曬乾,為利用河狀地,乃選擇宮口街南段也。至於郊行亦因進出口貨皆藉北港溪小船、竹筏等運輸,故接近北港溪岸,往時以富商著稱之捷發行,即在現捷發街與德為街,古稱竹圍仔內,其私人家宅深達九十公尺(從光明路到信義路),寬約六十公尺,其前面俯瞰北港溪,與台北大稻埕情形一致。捷發行是以郊行而馳名的行號,宮口街向南的盡頭處乃北港溪河床地,沿河床地外天然河堤之外緣,榨油間、糖廓毗連,可說是北港街之手藝型工業區。

今日北港溪河床緩斜坡地仍為省內著名之牛墟,因北港街四周為農村分布地。力役牛之交易所即在北港溪之河床地上。每逢國曆三、六、九為市集,此種定期市場之牛墟迄今仍很鼎盛。榨油間亦世代相傳,今日仍集中在民生路接近河岸地帶。

因宮口街南段為交易商人所群集之處,故為供旅客住宿之棧間(客棧)集中之處。因此當時之宮口街南段具有貿易、加工、旅館等之各項複雜機能,至於其中段乃百貨駢聚之商店街。據雲林縣采訪冊載:「屢市毗連,南澳、安平、澎湖商船常出內地載運布疋、洋油、雜貨、花金等項來港銷售,轉販米石、芝麻、青糖、白豆出口」,所品各貨之零售商乃集中於宮口街中段;此段接近朝天宮,所以成為飲食攤販聚集之處(今日仍保持舊觀)。且為香燭、金銀箔紙店分布之地。據說囊昔香燭店每於進香汛期,在店內連日設宴招待香客,終日供住食毫不吝嗇,因進香團所購香燭金紙之量極為可觀,為吸引客人不惜花費故也。本宮後之蜊仔街(今仁和街)為銀器製造業者集中之處,今日仍傳說「行過蜊仔街,末聽到算銀聲會衰」(衰倒霉之臺語)。又朝天宮向西週橫街連接打鐵街為今日民主路,係鐵器(農具、刀、鍋)製造者集中之處。

光緒年間的北港街,仍保留一箇內港所具備的各極機能。而且其機能,在同業者集中適地的條件下,形成專業化之機能區域。並且因機能的差異形成地緣上之分區,以主要四條街道劃分成為六人境,一即「仁和境」,以金銀器製造業者為核心,地當朝天宮背後、博愛路以東之區域;一即「益安境」,中山路以東,仁和境之南,及光明路以北地域;一為「福安境」,在現光明路以南,南至北港溪之地域,以進出口貿易及碼頭運輸業為主業;一為「三益境」包括中山路以西,原橫街,打鐵街以南;一為「賜福境」包括博愛路以西,打鐵街、橫街以北地域。一為「公館境」,在賜福境之北,為行政、文教區。

當時北港街分蔡(峰山)、蔡(青陽)、許、楊、陳五大姓,其中,峰山蔡姓所占地域最廣,從北港溪河岸以北直至中秋街、朝天宮、橫街、打鐵街為其分布地。亦即占據當時北港街域大約三分之二,包括朝天宮兩翼以南全域。因所居之地瀕北港溪岸,故掌握埠頭搬運業及出入口商務;蔡姓傑出之列行「捷發行」,至日據初期,蔡煌輝之時代,因北港已完全失去內港機能,乃改營汽車貨運行,仍屬運輸業者;許、楊兩姓居住博愛路以東地域,居民以(油車)為主業,掌握附近花生,胡麻之榨油加工業;陳姓分布於博愛路以西全域。其居民亦以榨油業為主業,其遷移南港者即從事製糖業,慣稱糖廓者;以上三姓皆為泉籍移民之後裔。惟賜福街、義民街一帶以西卻為漳籍陳姓氏族之居住地,其居住笨港之歷史似很早,而且處於泉籍移民之間,故其地緣與血緣上之團結特別強,此表現於陳姓王廟之創設。其從事行業,由其聚居地古稱魚寮觀之,最初應從事漁業打撈,養殖為主,其後轉為榨油及農業種植。另青陽蔡姓,則分佈於北港西北端之新街,以從事農業耕種,礦米業為主。

每逢端午節,南北港許姓連合為一,蔡、楊兩性亦連合為一,於溪尾堀,舉行石頭會戰,其目的為尚武抑為消除氏族或職業上之糾紛,約時約地比戰一番,論者不一。蔡、楊之聯合或因非同業無利害衝突之故也。楊、許之對立,或為同行相怨故也。陳性之局外中立,係因漳籍之故也。至七月普渡,則輪由蔡(峰山)、蔡(青陽)、許、暢、陳五大姓主普,至日據末期始止。

光緒二十年十月,北港大火,街肆廢燬大半。次年日本政佔台灣,社會不安,其後日人興築基隆、高雄等港,逐步將閩台貿易轉化為日台貿易,貿易權幾全由日人控制。北港貿易商泉郊、廈郊、糖郊及眾多船行營業狀況一落千丈,其不願歸化日籍者,則遷回福建祖籍地,北港遂退化成油、糖集散中心。及日人設立新式糖廠,北港僅成油及附近農產品集散中心,人口因而不斷往嘉義、台北三重埔、高雄等地遷移。

民國三十四年(一九四五),台灣光復,北港居民雖有心重建閩台貿易網,然其時閩、台兩省皆動盪不安,三十九年(一九五0)大陸淪陷,閩、台貿易復告中斷,復以北港溪經常泛濫,政府遂於兩側修築堤防,北港之商港功能完全喪失,人口外流更形劇烈。光緒二十年北港街共七十一五0戶,因0、九三七口,民國六十九年(一九八0)閩台地區人口普查,北港人口僅五四、五五二人,至民國七十四年底,人口更減少至五三、一八0人。幸北港有一歷史悠久之朝天宮,為國家二級古蹟,及三級古蹟的義民廟,每年吸引數百萬觀光客。今北港除仍維持食用油生產中心之地位外,街民更致力建設,期使北港轉化成一宗教觀光城市。
 
 
生命輪祀 文化新獻
地址:台灣台北淡水三芝
電話:facebook.com/918org/?tn-str=k*F 傳真:02-26299829 E-Mail:a0919083124@yahoo.com.tw
八庄大道公文史工作會製作 
歡迎各界大德蒞臨淡水三芝九庄輪祀保生大帝 
網頁設計|網路開店|